城市雕塑的色彩美学

首页标题    新闻    城市雕塑的色彩美学

    在世界雕塑艺术的发展史上,雕塑的色彩与形体常常是相伴相融、密不可分。早在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使用黑晶石等富有色泽的工具,并给骨器涂上红色,其表面上的色彩对于劳动工具的改进并无多大意义,却足以说明人类祖先对于雕塑形与色的充分重视与萌芽认识,形与色的相互交融一直伴随着雕塑艺术的不断发展,至今我们仍能从非洲、大洋洲、美洲等地原始部落的图腾中,体会到彩绘在雕刻艺术中的显著地位。随着时代的进步,世界超大城市的不断涌现,城市环境越来越成为人们所关注的焦点之一。现代城市环境是一种综合性、全方位、多元化的群体,它由很多层面组成。城市色彩又是城市视觉环境中最易引起人们注意力的重要层面,它包括建筑群的色彩,建筑群之间起连接作用的空间色彩,具体地说,城市色彩主要是由建筑、道路、广场、雕塑、人流、草木等色彩综合而成的。城市雕塑作为城市环境重要的组成部分,其色彩依赖于环境,更重显示出其独特的意义和价值。城市雕塑的色彩是须受制于城市环境的主体色彩,它应根据环境的实际需要,以及人们对色彩的主观感受,综合创造富于浪漫情调的色彩组合关系,它必然符合和适应人的心理,生理上的要求及审美情趣。它也是作者的主观审美与客观实际的一种契合,这种契合的关系就是城雕与整体环境色彩恰如其分的对立、和谐关系,在对立中求统一,在和谐中求个性。这正是现代城市雕塑自身色彩与城市环境色彩美的规律,也是现代城市雕塑色彩的审美特征。我们必须从色彩的心理倾向和视觉生理特征中把握这种对立统一的原则。

  <二>
  现代城雕的色彩,首先应与人们的心理感受相一致。这是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受到色彩对自己的情绪能够产生一定的影响,或者喜欢用某一种色彩表达一定的情感,甚至表达信仰。这就是人们对色彩的审美心理。它的形成及演变是复杂的。包括历史的变迁,国家的构成,民族传统,自然条件,风俗习惯等诸多因素。我们在设计现代城雕的色彩时,不得不考虑这几个方面的要素,以便使城雕的色彩与这种心理审美倾向相和谐。

  第一,与时代的特征相和谐。当然,每个时代的色彩,总是与这个时代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相联系,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审美情趣随之发生变化,世界城雕色彩同样存在着这种变化。常沙娜教授曾对敦煌艺术按朝代归纳了一个色谱,北魏以土红色为基调,西魏以淡土黄,随之以浅土红,唐以石青、石绿,宋以石绿、黑色为主调。世界环境景观艾菲尔铁塔便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它展示了十九世纪后半叶法资本主义产业革命风起云涌的壮观局面,它是法国产业技术进步的里程碑。这个高320米,重达七千吨,用钢铁焊就的庞然大物,在塞纳河畔,闪烁着钢铁特有的光泽,告诉人们工业文明的到来。二十世纪非具象雕塑家费罗,则用各种形状的不锈钢相互堆砌,形成一种繁杂,光怪陆离的造型。这种闪烁不定的表面色彩与艾菲尔铁塔那沉稳、刚健的色泽形成了不同时代的雕塑风貌。

  第二、城雕的色彩应和地域、民族特征相和谐。“传说中的帕拉斯雅典娜巨像,高度约有36英尺,黄金色的甲胄和衣服,象牙般的皮肤,盾牌和甲胄的其它部分还涂着大量强烈耀眼的色彩。眼睛用彩色宝石制作的。女神金盔上有一些半狮半鹫的怪兽,盾牌里面盘着一条巨蛇,它的眼睛无疑也是由光彩夺目的宝石制成,一部分着色,有红、黄、蓝、绿、茶、黑、紫、金等颜色,这些色彩,在希腊澄明的天空下显得无比强烈,它反映了古希腊人对城雕色彩的审美特征。埃及人喜爱用古典的色调,伊斯兰人则对绿色衷情。鲁迅美院雕塑系几位教师所创作的《国风》,其造型用了几何化的龙形,其色彩采用了中国人喜爱的大红色,表达出吉祥、喜庆、美满的气氛。它作为送往纪念香港回归的礼物,的确能准确地体现出中国人民那份特殊的情感。由于地理条件的差异,人们对于色彩的偏好具有特定的风格,寒带地区城市色彩,惯用沉着深厚的颜色,热带地区城市的色彩,常常使用鲜艳明亮的色调,温带地区的城市色彩,人们则喜欢用与自然色彩相近似的色调。位于长江中下游的江浙一带,气候温和,雨量适宜,山明水秀、粉墙黛瓦的园林建筑,正适应暖风碧水,垂柳拂岸的自然环境。这与北方粗犷豪迈、大红大绿的园林景观形成强烈的对比。雕塑,作为园林艺术中的个体,在色泽的选择上,也应充分注重这种地域与民族的情感关系。以达到因地制宜,因人而异。

  第三、现代城雕的着色,应重点着力于体现色彩的象征性。城雕的色彩应与色彩学的审美习惯与象征意义相一致。雕塑艺术是具有精神价值取向的艺术,它的形体、空间、质材、色泽总要传递特定的信息。《罗丹论艺术》曾指出“色彩的总体要表明一种意义,没有种这种意义则一无美处。“这就要求我们要了解色彩的精神价值,色彩的象征意义,以便使雕塑色彩的心理效应在实际应用中与它本身所传达的精神内容和谐一致。通常,我们把红色当作喜庆吉祥的象征,红色又是革命的颜色,有时又代表着流血。橙色使我们联想到金色的秋天,丰硕的果实,它是一种富足、快乐和幸福的颜色。黄色有着太阳般的光辉,象征着财富与权力,它是骄傲的色彩。绿色是生命、和平的色彩。蓝色则表现一种平静、理智与纯净,使人想到无垠的宇宙或流动的大气,蔚蓝的大海与冰川上的投影……。日本东京新宿雕塑街《LOVE》文字雕塑,以字母的堆叠为造型,大胆采用红、蓝、绿三色。英文LOVE字意为爱、理想、希望。作者用红色象征爱,蓝色象征理想,绿色象征希望。恰当的文字意义与色彩的感情传递相默契,给人以天衣无缝的和谐和美。西欧无名烈士纪念碑,由意大利著名雕塑家哥瑞奥?维瓦雷利在一万平方米的区域内随心设计的。他在整个环境的色彩上彩了红、白、黑三种色相,构成了一种庄严、肃穆的色彩气氛。主雕是白色的,其雕塑的形状与色彩犹如一架骨头,给人呈现了战争的残酷、战士们不畏牺牲的壮烈场面。雕塑周围硬化地面则由红色方砖铺成,红色是鲜血的颜色,红色是革命的色彩。主雕与地面的色彩气氛表明胜利来之不易,是由生命与鲜血铺成的。雕塑周围的树干被雕塑家涂成黑色,黑色,西方人用于葬礼的颜色,黑色是幽暗、沉重的色彩,表达了人们对死难者的深切哀悼。雕塑家准确地运用了色彩的象征意义使雕塑的内容与形式高度和谐和统一,给人以强烈的雕塑艺术色彩美的感受。这种感受带着很强的情感效果,这也是色彩心理倾向与内容相和谐统一的一个重要的表现,我们在实际运用当中要充分感受冷暖、轻重、软硬、亮暗、华丽与朴素、活泼与阴郁等色的心理特征,广泛了解、深入分析,以便使自己的雕塑色彩恰如其分地表现出特有的情感效果来。

  第四、现代城雕对自然材质色泽的选择体现了当今人类热爱自然、珍视自然、追求自然、回归自然的心理特征。二十世纪,世界城市雕塑在材质的选择上已进入了全新的时代,随着复合材料的出现,人们驾驭材料的色彩能力越来越强,传统材料的自然色泽同样受人青睐,因为“天然材质美、色泽美、肌理美是好的艺术品最鲜明、最富有感染力的审美特征。”它对人的视觉以直观的感受进行强烈的冲击,黄金的辉煌、白银的高贵、青铜的凝重、不锈钢的亮丽、花岗石的永固、大理石的细腻……不同的材质,不同的色彩,不同的质地,不同的光泽给人以不同的感受。

  黑格尔在《美学》中曾这样形容大理石,“因为它纯白无色,光泽温润,特别是它的颗粒组织和温和的反光,比起白粘土似的死气沉沉的白膏岩有着很大的优越性。”的确,大理石质地细致,能够很好表现出人体微妙的起伏变化及肌肉质感,它与青铜的感觉截然不同。青铜也是雕塑家常用材料之一,“青铜质愈美,色愈美,色泽与反光就愈强烈,容易破坏静穆的气氛。”这似乎贬低了青铜材质美,其实不然,青铜的这些特征很适合表现感情奔放的题材,特别是经过空气氧化后,其色彩变得沉着、厚重、斑驳,给人以历史的沧桑感,对那些追求恒古、壮丽气氛的纪念碑雕塑再恰当不过了。世界各地许多雕塑家都曾利用材料的自然色泽进行创作,并准确地表达了自己的创作思想。日本箱根雕塑公园中《流泪的天使》。巧妙地运用了大理石的悄色,洁白的脸庞用白色大理石做成,眼泪与被泪水弄湿的半张脸则利用了大理石中微红的悄色,鬼斧神工,犹如自然天成,作者又利用红花、绿叶作为少女的头发与头饰,经过剪裁,创造出一个充满自然趣味,忧伤的女孩子形象。可以说,几乎每一位雕塑家在材料的选择上,对自然的色彩都有所追求,自然色在作者的心目中,在现代城雕的运用上仍占很重的比例,这足以说明现代城雕的色彩美,是追求与自然相和谐统一的色彩美。

  第五、绘画色彩美对雕塑艺术色彩美的补充。美国雕塑家戴维?史密斯经常强调说:“现代雕塑是由画家创造的。”绘画的色彩美一度在室内外雕塑的表面显现出耀眼的光芒。毕加索的立体主义雕塑,便是把绘画风格引入雕塑艺术中的优秀范例。他的室外雕塑更是惯用绘画的方式在青铜或水泥表面涂上颜色,犹如一幅立体画,绚丽多彩极为壮观。这种雕塑不是绘画的变形,也不是绘画的延长,它是雕塑绘画性方式的体现。这种雕塑的形体与富有生气的绘画色彩的结合,转变了它们的自身的价值,从而成为理想的造型和独特的视觉表现极致。劳伦斯认为:“当一件雕塑是红、蓝或黄色,它就保持其红、蓝或黄色。”如果没有明确的主观色彩的雕塑,雕塑的阴阳影像就不断随着光影的变化而变化,在雕塑上设色的目的,是要使雕塑具有自身的光,它给人的感觉是色彩中的形体,而非古希腊那些艺术家们用表现对象的相近色来点缀和装饰。劳伦斯的敷色根本不考虑表现对象的色彩因素,敷色完全是作为一种雕塑的造型手段。米罗在1969年创作的《有着漂亮乳房的女人》象一个大雪人、金字塔般的造型通体被涂成白色,上面画了象形文字般的图案,再绘上鲜艳的颜色,如同他的油画作品那样天真可爱、充满童趣,他所创作的环境雕塑《女人与鸟》,则用彩色马赛克贴面,如同五彩斑斓的现代派壁画一般。

  <三>
  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求新求异已成为现代雕塑发展的趋势。人们已不满足传统材料色彩的单一性,常常采用现代化手段追录雕塑材质色泽的特殊效果,或者直接把各种颜料涂到雕塑表面使雕塑改变了材料自身,“使材料变成了无属性的填充体。”多元化的观念与创作手段,为城市雕塑提供了巨大的色彩空间,怎样才能使这种斑斓多彩,艳丽多姿的色彩在城市空间中成为一个有机体呢?这就要运用现代城雕整体色彩的对比法则,在对比中求和谐,在对比中找个性,对比,这也是现代城市雕塑色彩美重要特征。它包括色相、明度、纯度、面积大小等不同类型的对比。它由双方或多方因素构成。成功地运用现代雕塑艺术的色彩对比原则能给人以超凡脱俗般强烈的视觉冲击,这种对比,不但能充分展示雕塑色彩本身独特的空间魅力,更能重新形成一种新的和谐关系,使整体环境色彩气氛更响亮、更动人。

  首先是色相对比。雕塑家赵瑞英为国家奥林匹克中心所创作的《方圆》雕塑,北京良乡环岛中心的城雕《腾》,大胆地使用了红、黄、蓝等原色,色彩斑斓、高低有致、充满活力,在北京灰色的背景下,闪烁着耀眼的光彩,格外引人注目。这种由三原色完全统制的色场,有着极强的色彩冲突性,由于这样的色彩在自然界中很少出现,它似乎更具有精神特征。在幼儿园、学校等公共场所,我们时常会发现涂有三原色的雕塑造型,这种以原色色相为对比的城市雕塑很好地营造出浪漫、活跃、响亮的精神气氛。北京故宫九龙壁,运用了琉璃的丰富多彩和光泽,大胆地采用了黄与蓝(紫),红与绿,蓝与赤(橙)的对比,井然有序,协调有致,生气盎然,展现出辉煌艳丽,淋漓酣畅的华丽气氛,这是因为作者采用了补色的对比关系。“补色的概念出自视觉生理所需求的色彩补偿现象,补色的出现总是符合眼睛的需要,它的对立性促使双方的色相更加鲜明,它的视觉生理适应性使补色关系天然和谐。”我们在注视一片绿地的时候,时间长了,便会得到一种视觉残像——红色。这是因为我们的眼睛不断要求光谱的视觉生理平衡状态所决定的。有补色关系的两种色彩,在眼睛内可以得到安静平衡的状态。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外有一件抽象雕塑,如同展翅待飞的红鸟,它座落在平坦开阔的绿草坪中,远远望去,犹如绿色大地上绽放的一朵红花。这正是中国人常说的“万绿丛中一点红”。红色的雕塑与绿色的大地成功地营造出了补色视觉平衡规律。中外不少名城对色彩的管理作了明确的规定,北京紫禁城以红黄色为主,为了表现皇权的至尊无上,法国巴黎规定黑色(屋瓦),淡茶色(墙壁)为基本色调,日本东京市内以古建筑色彩为中心。这些城市的建筑色彩十分注重颜色的统一感,作为城市色彩的组成部分,城雕在色彩的应用上也应充分符合这种色彩的规定性。我们常谈到的类似色对比,在视觉中所感受的色相相差很小,这样的色彩搭配调式统一,色彩变化微妙,常用于突出某一特殊的气氛。香港艺术中心门前的几组雕塑采用紫铜为其材质,深沉,幽暗的紫铜色调与周围建筑墙面、地面的暖茶色,形成统一而富有微妙变化的类似色对比,烘托出传统文化高深而博大、整体且严密的艺术气氛。中央人民政府赠送给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礼物《永远盛开的紫荆花》主体雕塑采用琉金工艺,基座选用红色花岗石砌面,色调搭配统一,有力地突出了富贵、祥和、欣欣向荣的喜庆气氛。在雕塑艺术的创作方面,冷色与暖色常常被用来表达精神内容,中央美院为卢沟桥纪念馆所设计的主体雕塑,大胆采用两块巨大的红色花岗岩,中间挤压着象征末路敌人的青铜造型。红色的石块具有前进感、膨胀感,红色代表革命的力量,青铜泛起的冷色具有后退感、收缩感,象征着敌人的灭亡。作者运用冷暖色给人的感受,反映了那个时代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

  其二是纯度对比。一尊雕塑如果以低纯度颜色为背景,雕塑的色彩则显得比原来更艳丽。如果以高纯度为背景,则看起来比原来较混浊。鉴于这种情况,对城雕表面彩度的掌握必须依靠周围环境的色彩纯度。香港海洋公园入口处树立巨大的海马雕塑,使人从远处便一目了然地识别了公园的性质,特别是作者把雕塑涂成纯度很高的蓝色,这与大自然所呈现出来的绿色,水泥建筑的灰白色形成了较为鲜明的纯度对比,使人能轻松地识别与感受到海洋公园的气息。曾一度当过摩尔助手的英国雕塑家卡罗,在焊接钢雕时,喜欢在作品表面涂上鲜艳而单纯的色彩,如《正午》,由数块钢粱构成,它犹如一把躺椅,也可看作是一个人在躺椅上沐浴着阳光,表面的桔黄色,使作品完全融化在正午强烈的光线之中,给人以暖融融的感受。在大环境中,城雕为了能充表现其可视性,有时必须有意提高色彩的纯度。因为高纯度的色彩可以造成前进性,可以使雕塑从周围的环境中脱颖而出,特别是在较浊的建筑物背景下,更能显得极为突出,美国雕塑家诺古奇创作的《红色立方体》采用了纯度很高的红色,以深灰色的建筑物背光面为背景,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有的城市雕塑,以变幻其自身的色彩纯度,形成自身纯度对比美,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格尔森基综合学校的雕塑喷泉,由六个纯蓝色玻璃方块组成,由于它分布高低错落有致,喷泉所喷出的水汽使得这几个方块明暗有别,虚实相映。受水汽影响大的色浊,影响小的色亮,这种视觉感受,有如使人进入梦幻般的境界。无独有偶,旅美青年艺术家陈强以《黄河的渡过》为主题,建立起一座巨型黄河水体纪念碑,他以黄河水系纯度不同所形成的对比为主体,以黄河水合沙量的不同,筑起了一道统一而富有变化的水体石墙。成为一座带有色泽且透明的环境雕塑。

  其三是明度对比。一个雕塑容易看清的程度,不是由雕塑单独所决定的,它应与周围环境色彩相对比而存在。二者差别大,则视认性高,二者差别小,则视认性低,纯度差是影响因素,但影响最大的是明度差。1956年,摩尔受托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做一尊巨型雕塑,就是《斜倚形体》,他在创作这个雕塑时,面临着如何在众多的长窗建筑物前突出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初要求采用铜材料,但摩尔意识到青铜在户外是深色的,作为背景的玻璃几乎是深色的,这样容易造成因明度的相同而看不清晰雕塑。因而,摩尔坚持自己的观点,采用石灰石,一种色彩淡而疏松多孔的石灰质沉积石作为雕塑的材料,营造出醒目舒适的色彩社觉效果。中国古代雕塑家们也注意到了色彩明度的作用,北京天安门前的双狮采用石质材料,而故宫的双狮则采用铸铜色彩。这是因为,天安门前双狮以深红色的围墙为背景,故宫的双狮则以汉白玉的廊板为背景,根据周围环境的明度,选择雕塑自身的明度,这无疑提高了主体雕塑的可视性。在同明度中,彩度高的色感轻、彩度低的色感重,受明度的影响,明亮的色彩感觉轻,幽暗的色彩感觉重,服装和室内的配色常常是上部明亮下部暗,给人以安定感。室外雕塑与底座的色彩对比理应如此。有时我们不难发现有的雕塑底部色淡,主体色重,照样能取得一种稳定感,如诸多的骑马青铜像,这是因为雕塑的深色与基座的淡色在面积比例上已达到了一个平衡点,故而给人以稳定感。有时,我们为了表现主体雕塑的不稳定感,往往上部大面积使用重色,下部小面积使用亮色,造成一种不均衡性,这也是我们在第四点所要提及的色彩面积、形状、位置的对比。

  第四、现代城市雕塑的色彩有时不光是由单色构成,雕塑、基座与周围环境,时常会被分割成大小不同的色域,其色量大小,多少的对照,抗争与平衡,形成一种比例面积的对比。这也是构成色彩整体有机和谐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考尔德把涂有颜色的金属片悬挂起来,保持微妙的平衡状态。微风吹来,它们不断地在运动中重新组合,形成色彩之间相互的比例关系。它不断变幻色彩面积、形状、位置,形成一种平衡与不平衡的对比状态,使那些色彩偏于固定的建筑物变得活泼起来。色域面积的比例准确性要取决于每种色相的最大纯度状态,如纯度条件发生变化,那么色域的平衡必然被打破,面积的对比则显得尤为重要。罗丽芳、李炳荣用水泥和彩色高温釉砖所作的《南国桃园门》运用中国民间彩绘的色域平衡规律,色彩搭配对比鲜明且适目。色相、明度、纯度对比密度越集中,色域面积越大,颜色对比越鲜明,较细碎的部分,颜色对比则非常柔和。总之,城市雕塑色彩的对比,常常是各种关系交叉出现,综合表达。这种色彩的对比是连续性的对比、整体中的对比、综合体的对比、运动中的对比……。正确地使用城雕艺术色彩的对比规律,不但能够形成许多微妙而自然的视觉感受,更能使颜色的有限性充分焕发出色彩美无限联想性中。

  <四>
  现代城雕的色彩究竟要追求什么样的效果呢?奥斯特瓦德告诉我们,使人愉快的色彩中间有着某种规律,这种有规律的,使人愉快的色彩组合我们称之为和谐。是的,现代城雕的色彩关系就是一种和谐关系,是寓变化于和谐之中,是综合对比中的协调统一,是色彩动态过程中统一而富有变化的和谐美。城市雕塑的色彩美是形式美与内容美的统一,是通过视觉显现最终到达精神状态美的境界。一座好的城市雕塑不是盲目的色彩搁置,它是对自然环境的一种感受,是自然界中色彩美的升华,是整个色彩交响乐章中最和谐,最耀眼的音符。它能给人们以强烈的色彩愉悦感。我们在设计现代城雕的色彩时,要更好地发挥诸如历史、地域、民族、生理、心理、和谐、对比等关系,恰当地运用色彩美的规律,无论是纪念碑雕塑,标志性雕塑,园林小品,室内外装饰雕塑,还是墓地纪念性雕塑等等,都要因时、因地、因事、因人而制宜。必须深入调查研究,掌握地域风情,把握时代脉搏,熟悉色审美心理反应,在不同的条件下努力探索色彩的和谐规律,最终达到多样性的统一。无论建筑、环境、雕塑是同时设计的,还是先后形成的,它们都属于内在的联系整体,雕塑永远是环境艺术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应服从于整体、服务于整体,在统一中突出自己的风格,在统一中发挥自己的个性价值,努力使现代城市雕塑在环境整体的环节上起到画龙点睛或不可代替的作用。转载注明:曲阳中泰园林雕塑有限公司http://www.lsdk.com.cn/

 

2018年10月22日 14:36
浏览量:0
收藏